诗联一叶
所在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诗联一叶 > 详情
将传统诗歌的音韵美融入新诗创作——读李老《祖国母亲的歌》
作者 刘福康
发布日期:2019-08-14 10:56:19     来源:彭州市政协


拜读了李老的《祖国母亲的歌》,一种倍感亲切的心情油然而生;犹如江南人走进苏州园林,四川人吃到重庆火锅,有着特别的亲切感。李老的《祖国母亲的歌》,具有诗歌的"三美":情意美、形象美、音韵美。李老新诗的情意美、形象美,已有诗友论及。这里,我以《祖国母亲的歌》为例,着重谈一谈李老新诗中的音韵美。先请看诗的全文:

祖国母亲的歌

祖国母亲--

是巍巍天柱/浩浩江河

是耕耘在这片乐土的/古今人群与村落

无论饥寒瘟疫 / 纷争战火

都无法更改您/勤劳勇敢的智慧基因

这就是您的子孙们/辗转传承的光荣

祖国母亲--

是960万平方公里/神圣领土

是五千年的光辉史诗 / 英雄赞歌

无论是/孔孟之道 孙子兵法 诗词歌赋

都同异国人民/共享您的文明精神

这就是您的子孙们/无私奉献的光荣

祖国母亲--

是史前/盘古伏羲 神农尧舜

是原奴半封社会的/拓展哲学

无论是四大发明/还是以人为本的小康征程

都为地球村民/分享您的和谐福荫

这就是您的子孙们/永远的骄傲和光荣

整首诗由三个诗节构成,每小节的第一句话都用"祖国母亲"开头;每一小节都由六行诗句构成;这种结构方式,使我们联想到重章叠唱、一咏三叹的--《诗经》的表现手法。如《王风·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又如《秦风·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这种手法的运用,能使诗歌产生回环往复的美,能让情意不断加强,不断深化,从而彻底征服读者。李老继承了这一手法,使他所抒发的爱国之情,犹如钱唐江大潮滚滚而来,持续地震撼着我们的心灵。

《祖国母亲的歌》韵律美的第二个标志,就是节奏感强烈。节奏,音乐中交替出现的有规律的强弱、长短的现象。诗句的节奏,指的是有规律地停顿。

前苏联的大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在《怎样作诗》一文中说:"韵律(节奏、拍子)是诗的基本力量,基本动力"。高尔基也说过类似的话:节奏就是美。没有节奏就没有歌舞。没有节奏就没有诗味。

我曾对散文语言与诗歌语言的区别作过一个比较--散文像散步,诗歌则像跳舞;散步跟平时走路差不多,而跳舞则是走路的变型(如探戈、华尔兹、芭蕾舞等)。散步的步子不讲究好不好看,因为不是给人欣赏的,而跳舞的步子则要讲究姿势,讲究节奏,因为是给人观赏的,应该给人以美的享受。这个比方想说明诗歌的语言是要讲究音乐美的,应是铿锵(响亮而有节奏)悦耳的。李老的《祖国母亲的歌》,每小节中的每句话都由两个节奏构成。由于节奏相同,听起来就有循环的美、对称的美、韵律的美。

《祖国母亲的歌》的韵律美的第个三标志,就是句末讲究押韵。第一节第一句、第五句、第六句押in、in、ong韵,第二句、第三句、第四句押e韵。第二节第一句、第五句、第六句押in、en、ong韵,第二句、第四句押u韵。第三节第一句、第二句、第四句、第五句、第六句押in、un、eng、in、ong韵。

为什么诗人注重押韵呢?

马雅可夫斯基在《怎样作诗》一文中强调指出:"没有韵脚(广义的韵)诗就会散架子。韵脚使你回到上一行去,叫你记住它,使各行诗句维持在一块儿。"韵脚就像粘合剂,将各句诗组合成一个完美的整体。

其次,押韵是最大的节奏停顿,有强烈的节奏感,是增强诗歌音乐美的重要手段。

第三,押韵,读起来琅琅上口,听起来悦耳入心,且易记易诵。

节奏和押韵,像人的双腿,鸟的两翅。人有双腿,便于行走;鸟有两翅,才能飞翔。没有押韵的新诗,犹如人用一只脚奔跑,鸟用一只翅膀飞翔。

新诗,有押韵的和不押韵的。鉴于以上认识,我倾向于押韵的新诗。用汉字写出的新诗,是给具有汉文阅读能力的人欣赏的。具有汉文阅读能力的人,大多从小就接触的是唐诗宋词元曲(这些作品是讲究押韵的),早已形成了认同押韵的审美习惯。因此,用汉文写诗的作者,应当顾及这些读者的口味。

许多外国诗歌也讲究节奏和押韵(有的名篇押韵的要求比中国律绝还严),只是翻译成中文后大多看不出节奏和押韵了;于是有人误解为外国诗歌不讲究节奏和押韵,他们在写诗时根本不考虑节奏和押韵;于是失去了大批汉文读者。

李老近年的新诗,很注意押韵,这就给他的诗插上了音乐的翅膀。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新诗,将会传得更远、更久。

建议新诗友,先练习写押韵的新诗。在有了"二美"的前提下,注意两点:一是有节奏,二是押韵。新诗押韵的要求比较宽松,押大体相同的韵就可以了;一节诗中可以换韵;不分平仄,只要顺口就好。

分享: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