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所在位置  首页 > 委员履职 > 委员风采 > 详情
李志凡
发布日期:2019-09-19 14:31:58     来源:彭州市政协
摘要:以独到的视角提升参政议政的品味——记李志凡教授的政协委员生涯

有一位老人,带着西藏高原的豪情,绵阳南山中学的执着,西华大学(原成都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教授的智慧,凭借民进彭州总支主任委员的身份,于1987年开始了自己政协委员的人生。这一干就是二十余年,为彭州市党委政府的决策献计献策。

这位老人名叫李志凡,年近耄耋。当我说明了来意,这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热情地把我让进他的书房。我惊异老人书房的布局和书桌上的文房四宝,书架上的风筝样本。

我们的谈话就从风筝开始。一谈起风筝,老人就娓娓道来。陌生感消失了,我亲切地称他为李老。我们由风筝而退休生活,当谈到政协委员的参政议政时,老人不由得陷入深思。尔后,眼角的皱纹疏朗了,笑意写在了脸上。

当问道:李老,作为一名资深的政协委员,您记忆最深的是什么?李老毫不迟凝地随口说出"是关于龙兴寺恢复的提案"。他说,

作为彭州市政协的一名首席发言人,我很留恋政协,我和我的小组的提案还是很见效的。

作为千年古寺的龙兴寺,不但有"七佛胜地"的美名,还是一个具有红色基因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49年12月9日,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等三位川军巨头,在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工作者的领导之下,于藏经楼宣布起义。

我和我小组的提案首先是藏经楼的修复,此提案得到了彭州市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然后是彭一中的搬迁,龙兴寺的修复。

李老说:"我不但亲自写提案,还协助正乘师傅写个人提案和集体提案"。希望政府将寺庙及财产还给龙兴寺。由于党的宗教政策和政协委员的舆论监督起了很大作用,促进了彭一中的搬迁。正乘大师则利用龙兴寺的影响力和自己的声誉,先后到东南亚募集到一千多万元,修复了藏经楼和几座大殿。至此,龙兴寺的恢复工作拉开了序幕。

讲到刘、邓、潘秘密在龙兴寺举行的起义一事,唤起了李老对于那个白色恐怖年代的回忆。他说:"1948-1949年,是国民党蒋家王朝灭亡前的垂死挣扎时期。在成都,他们疯狂地捕杀中国共产党员、进步群众和民主党派人士"。停了一下,又说,"四川大学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成员秘密地转移到彭县,藏到我表叔的尹家花园。"那时的李老还小,为了避免走漏风声,他和几位小孩都不去上学,成天就在院子里玩耍。

李老之所以提起这件事情,固然有对中国共产党心怀感激,更重要的有二十多年的参政议政生涯,感受到党和政府平等地对待每一个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宽广胸怀。

当再次接上龙兴寺的话题时,李老以遗憾的口吻对我说:"当时,未将庙产归还完。"隔了一会,继续说,"这是我们那几届委员未完成的……"愧疚之情溢于言表。当我给他汇报道:"李老,您们那几届委员的心血没有白费。彭州市委市府已经开始了龙兴寺周边的撤迁安置工作"。李老以一个政协老委员的灵敏和责任,迫不及待地追问我:"百姓的安置满意不?"我说:"李老,您放心,政府的安置费为每个平方七千多元呢。我前几天,还亲自参加了原来仪表厂家属楼的搬迁宴席。大家都欢天喜地的。"

李老"哦"了一声,脸上笑意顿现。话愈摆愈投机,李老又爽朗地谈起了另一个关乎彭州市未来交通发展,提振彭州经济的提案,即"成彭高速"建设。他说:"我最先在彭州市政协写提案。后来,又在成都市人大,作为彭州市代表团的成员,我们写了议案。"李老满脸的自豪,抿了一口茶,接着说:"为了这个议案,我们走访了省、成都市的交通局,把他们的初步策划方案作为附件,连同议案一起交给成都市人大。"很快,成都市就来了回复。当时,我们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

当然,作为一名委员,不仅有高兴,也有辛苦。李老讲到关于《湔江河谷--通济白鹿一线的环保》提案时,叹息道:"沿途的炼焦窑、石灰窑、小煤窑牵连不断,浓烟滚滚,彭州的母亲河浑浊、黢黑。"为了写好这个提案,帮助政府有效地治污,他们小组用了相当长的时间,走村串户,进窑进厂,找地方政府干部了解情况,找当地群众询问看法,找窑厂的责任人了解诉求。最后,收集到详实数据,写出了提案,交回政协,转给政府。"县上痛下决心,全部取缔。"终于,湔江河谷的天蓝了,母亲河的水清了。

青山绿水好风光,业主们的生活呢?李老的辛苦还没有完。他和他的小组一起,不但坚持委员的职责去实地监督,还要调查每一位业主的生活变化情况。他说:"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心里要装有百姓。""如果一名委员只关心自己的提案执行情况,没有百姓的幸福生活,那么,这样的政协委员是不称职的。"

作为一名年近八十的老政协委员,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高瞻远瞩地尽了自己的职责。即使基于当时的客观条件,他的提案没有完全实现,他也把这份心血默默地留存心底。

"李老,作为二十多年的政协委员,您心中有遗憾吗?""有!"李老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埋藏心底几十年的那份记忆复苏了。修建都汶高速的,修湔江水库的,依托人民渠城郊段修世界名桥的,引流都江堰的水梯级开发、综合利用的提案等。为了宽慰这样一位老人,我就我所了解的彭州市的规划,热情洋溢地汇报道:李老,湔江河谷的规划出来了。彭州三环绿道四段十二景点的规划也出来了,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采访将要结束时,我兴致勃勃地荡开一笔,问道:"李老,作为政协老委员,退休教授,您的生活幸福吗?"李老意味深长地告诉我:幸福,我现在研究四川风筝。在彭州市,我是风筝第一人。在四川省,我是作为省级风筝非遗文化的传承人。而且,李老正在协助彭州敖平镇打造"风筝之乡"。目前,敖平小学已经搞成功了。今年九月份,将在敖平中学搞。李老还意犹未尽地说:"这都是二十多年政协委员任上养成的一种责任担当。"(采写:刘顺洪)

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