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所在位置  首页 > 学习天地 > 他山之石 > 详情
九万里风鹏正举——深圳市政协强化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的探索实践
发布日期:2022-02-28 09:57:3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摘要:在中国,没有哪座城市像深圳这样,以自身的不断探索书写着高质量发展的奇迹。40多年来,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圳在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一个名词——“富强”的道路一直是名“优等生”。

“深圳是改革开放后党和人民一手缔造的崭新城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一张白纸上的精彩演绎。”

——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

在中国,没有哪座城市像深圳这样,以自身的不断探索书写着高质量发展的奇迹。40多年来,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圳在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一个名词——“富强”的道路一直是名“优等生”。

霭霭东风万里春。

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深圳再次被赋予重大历史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赋予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新的历史使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寄望深圳发挥“外界观察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向外界展示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成就的重要窗口”作用。

“先行示范,不光要先行,而且要做出示范,要成功。”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郑重承诺。

“先行示范区”的本质内涵就是率先实践探索与先行制度创新,而深圳正是这一品格“与生俱来”的拥有者。

《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建设先行示范区,如何为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建设提供“深圳案例”?深圳市政协,紧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第二个名词——“民主”,迈出探索脚步。

从“一张白纸”到10大工作体系

从“一张白纸”到时代引领,深圳,靠的就是自己摸索、自觉求索、自主探索。深圳政协人,自然不缺乏这座城市的特质。从一项项具体工作中找规律,想办法。

“协商民主深深嵌入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全过程。”人民政协作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专门协商机构,在全过程人民民主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中具有独特优势、发挥着重要作用。

观大势思大局,谋大事担大任。

这是深圳政协人面临的大局、大任。通过系统探索总结,深圳市政协形成了“1+10+N”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

经过40多年改革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获得长足进步。“但是,用系统的观点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还有较大发展空间。”深圳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林洁快人快语,“我们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认真落实《中共中央关于新时代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按照深圳市委‘1+10+10‘工作安排,力求形成系统科学、环节完整、覆盖全面、运作顺畅的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实现政协工作提质增效。努力成为坚持和加强党对各项工作领导的重要阵地、用党的创新理论团结教育引导各族各界代表人士的重要平台、在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上化解矛盾和凝聚共识的重要渠道,深入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把人民政协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治理效能。”

“1”为《关于加强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的意见》;“10”为10大工作体系架构;“N”为10大工作体系架构下细化的具体工作项目。提起这项工作,市政协秘书长梁增昌如数家珍。深圳市政协工作做什么、怎么做?“工作体系化建设的可操作性非常强,我们将认真组织实施。”

10大工作体系,从三个维度对深圳市政协的实践经验进行了总提炼,也为今后的实践做了总设计——全覆盖的组织体系、善引领的思想教育体系、多层次的平台体系和立体化的协同体系,形成覆盖全面、引导有力、衔接顺畅的协商新格局;科学化的制度体系、高效率的管理运行体系和可复制的标准体系,打造运作高效、科学完整、规范标准的协商新机制;可量化的评价体系、有特色的协商文化体系以及强有力的保障体系,着力提升专门协商机构履职能力,形成评价准确、氛围浓厚、保障有力的协商新局面。

既相对独立、各有侧重,又彼此关联、相互配套的10大工作体系,“使专门协商机构从整体上同国家治理体系相配套相适应、同治理体系中的其他制度安排产生集成效应。”

1980年,深圳设立经济特区;10年后,设立政协组织。年轻的深圳市政协秉承着追求效率、力求创新的特区品格,自成立以来就开展了大量探索性、创新性工作。此番,是将过往的探索和行之有效的创新实践,上升为全面、系统、科学的工作体系。这个工作体系,对政协工作“提质增效”的加速度是惊人的。

从“傻瓜式”填空到触手可及的“幸福”

“过去,有的委员提案天马行空,常常让提案审查人员哭笑不得。”宝安区政协提案委主任李伟如坦言。

那提案办理质量怎么样?委员们私下笑谈,办理单位的答复像论文,有甚至拿工作总结当答复。“看在他们辛苦复制、粘贴份上,也只能‘满意’。”

深圳市政协常委、提案委原主任余立功说,为了解决提案办理“重答复、轻落实”“空对空”“被满意”等问题,2017年探索编制了提案办理结果清单。经不断实践完善,“清单”理念贯穿提案工作全流程:清单式提出、清单式审查、清单式交办、清单式办理、清单式督办、清单式答复、清单式公开、清单式考核。

“一张清单做到底”的提案工作方法,被写进全国政协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提高提案质量的意见》,得到汪洋主席的肯定。

2020年,市政协联合深圳市标准技术研究院共同制定《深圳市政协清单式提案工作标准》,深圳市政协提案工作迈入“标准时代”。

李伟如认为,对于基层政协来说,这种“傻瓜式”式填空的提案工作方法最大的意义在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两个薄弱”中的人员力量薄弱问题。“这种标准制的提案提交清单,再加上提案管理系统的‘加持’,提案质量大幅提升。”

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强调,把质量导向鲜明树立起来,推动政协工作从注重“做了什么”“做了多少”向“做出了什么效果”转变。

有了工作体系第六款“构建可复制的标准体系”第22条“实现经常性工作标准化”的规定,2021年市政协579件立案提案,完成事项共5564项,平均每件提案9.61项,清单规范性倒逼提案办理实效大增。深圳市政协副主席田夫如是说。

市教育局德体卫艺处向苏龙手拿2021年本单位主办的《关于引入大企业运营管理学校体育场馆,为广大市民健康关口前移提供服务的提案》答复函,不紧不慢地介绍,“你看,建议非常具体明确,‘建议二,放学后的下午四点半至六点半,根据学校要求,由企业免费为学校师生提供各类文体活动’;‘建议三,鼓励有意愿的区先行探索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的新模式’。”

每条建议后面,都有三个对应的必答“填空题”:当年完成事项、当年推动工作、明年待落实事项,没有内容的空格必须写“无”。此外,还有一道“选答项”:不能采纳的原因和补充说明。提案办到什么程度,下一步有什么计划,一目了然。

如此细致的必答题,依据是市政协《重点提案培育、遴选与督办办法》。按照构建科学化的制度体系要求,一张覆盖党建、协商、履职、组织管理和队伍建设的制度之网正在织就。仅2021年,市政协就制定各类制度48项。

“教育局不容易。”福田区文体局副局长陈葵说,他们从上到下,对着提案建议清单,一个专题一个专题地研究。我们作为提案会办单位,开始时每周和教育局开一到两次统筹会,“为了办好这个民生实事,大家都拧成一股绳。”

从去年8月7日开始,福田区群众就可以通过多个平台“一键预约”对外开放的中小学体育场馆。问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副主任、提案人代表张佳华对办理单位的答复是否满意,“从提交提案到自己预约身边学校的运动场地,只用了两个多月,”他说,这就是办理单位给委员、给社会最好的答复,也体现了提案清单式、工作体系化的效率。

记者在手机App上预约红岭中学三天后的一块羽毛球场地,显示每小时50元,再加上优惠券,一二十元就可以享受到这触手可及的“幸福”。

从第一个立法协商地方标准到“的哥”的便利

深圳是一座因法而生的城市,也是全国地方立法最多的城市。深圳改革创新与其他地区很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改革融入立法之中,立法贯穿改革始终。

市政协副主席姜建军告诉记者,近年来,深圳市政协围绕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市人民政府立法工作计划和事关深圳改革发展全局、人民群众利益的重要地方性法律法规开展了大量立法协商工作,为提高立法质量,促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作出积极贡献。“也为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实践‘协商于决策之前’找到了很好的切入点。”

然而,面对日益繁重的立法协商任务,“原有的工作机制已无法满足发展的需要。一套成熟、完整的立法协商工作机制,才能为市政协有序开展工作提供强有力的保障”,社法民宗委工作处处长江水说,按照工作体系化建设要求,2021年初,市政协着手立法协商工作制度化、规范化建设。

2021年12月,市政协出台的《政协深圳市委员会立法协商工作规则》,规范了从市委将立法协商工作任务交给市政协党组开始,到市政协完成立法协商工作为止的市政协内部立法协商工作全程,是目前全国及地方政协中立法协商工作最系统、最完整的规定之一。

同月,市市场监管局发布全国第一个立法协商地方标准——《深圳市政协立法协商工作规范》,涵盖立法协商的部署、调研与协商、形成报告、反馈四个主要工作流程。

政协工作有虚有实,立法协商最能体现“实”,因为协商建议都将转化为一条条特区法规,成为全社会的准则。数据显示,自立法协商工作启动以来,市政协就21个立法项目开展了协商。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深圳市政府对市政协报送至深圳市委的20件立法协商建议报告高度重视,采纳率80%以上。

2021年,市政协就海绵城市建设管理规定和特区信用条例开展立法协商。市人大认为建议质量很高,非常有价值。

“因为政协的建议,深圳巡游车驾驶员和网约车驾驶员资格可以互认,网约车驾驶员不用重复考取资格……”滴滴公司原政府事务部经理刘祎辰从心底里感谢市政协在《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立法协商中提出的务实之策。

从“高大上”到“小清新”“接地气”

在工作体系化建设的架构中,构建“多层次平台体系”是重要内容。深圳市政协做精协商“主阵地”,做强思想引领、凝聚共识“大平台”,“一起来商量”“身边事好商量”“深聊会”“书香政协”、委员讲堂……一个个具有鲜明标识度和广泛影响力,多层次、全覆盖的履职平台,推动政协协商往深里走、往实里走;引领各界人士把思想和智慧,凝聚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伟业中。

“我们可不是‘做好了饭,请市长来吃’。”牵头“一起来商量”市领导与委员面对面协商座谈会会务工作的市政协经济委工作处处长周亮一再强调。

2021年7月,深圳市市长覃伟中和40多名委员围绕“加快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和国际贸易中心城市”主题进行深入协商探讨,“协商成果让参与协商的人都很有成就感。”周亮说。

“可能有点不谦虚,我们这个平台‘出道即巅峰’,不仅协商规格高,而且在工作体系化建设的背景下,起点也高。”周亮推了推眼镜,“我们成功举办第一次协商后,第一时间制定出台《工作规则》,探索出了一套‘党政点题交题,政协领题解题’的协商新模式。”

如果“一起来商量”是“高大上”的协商平台,那么,“深聊会”可以算是个“小清新”了。

“有时,我们的协商活动就在公园的咖啡馆里进行。不设定发言顺序,鼓励委员和职能部门即兴发言。”人口资源环境委工作处处长周智灵语气柔和、思路清晰。这种不彩排、不预演、不面面俱到的现场协商,往往能产生大量“火花”,在交锋交融中更好地发现共识、凝聚共识,为深圳打造先行示范区画大“同心圆”。

深聊会的形式是“自助餐”式的:固定聊、界别聊、热点聊、对口聊、联动聊、网上聊……可单选可组合。“聊”的成果,可能是委员达成某些共识,可能是委员和职能部门之间加深了了解,也有可能是为下一步的重大协商活动“打前站”。“这是一种有态度、有温度的‘触角式’协商,是全过程协商民主的一个环节,希望打造成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中的一块拼图。”周智灵说。

垒土成山,汇水成河。轻松的深聊会7个月就聊了69场。也许一场深聊会的效果有限,但协商成果不断积累、升级,将会搭建起整合民意诉求表达的桥梁。

党中央要求深圳打造“民生幸福标杆”。生活过得好不好,人民群众最有发言权。

穿过一条绿树成荫的小街道,闻着阵阵桂花香,记者来到市政协“一对一”挂点社区——长城社区。

长城二花园的社区食堂最早是为解决老人们的吃饭问题设立,后来周边的居民也纷纷前来,高峰时,就餐老人排队都排到了马路上。大家迫切希望服务升级、辐射周边。

那么,问题来了。改建、扩建,寻找合适的送餐企业,提高餐食口感,改善就餐环境……市政协委员吴东平向市政协反映了居民们对“长者食堂高质量可持续服务”的强烈诉求。

“市政协副主席吴以环两次率‘身边事好商量’委员协商团队到现场调研,还协调各部门多次召开座谈会。”科教卫体委工作处二级调研员文展才介绍。

长城二花园小区业委会主任陈寅生大爷连连点头,“光我就参加了至少三四次协商。简单的问题现场协商,立行立改。复杂问题,也确定了解决方案。”

长城社区党委书记宋明阳穿着的红马甲上写着“以人民为中心”几个字。他说,从反映问题、参加协商、协调落实、跟踪督办……每个环节都有政协委员的身影。非疫情情况下,长者食堂日均服务超过千人,八成以上为长者。

“身边事好商量”协商平台的一个特点是接地气,另一个特点是市、区联动。第一期协商——“荔园外国语小学周边交通安全隐患整治”就是由市政协科教卫体委与福田区政协共同承办的。市政协副主席吴以环、王大平先后6次下一线、走基层,向学校、家长、学生代表了解情况,与各利益方主体方及交通、规自、交警、城管、住建、教育等职能部门协商座谈。只用了两个多月,困扰群众的学校周边斑马线、交通灯、道路护栏设置等安全问题就得到彻底解决,惠及学生四千多人。

从一把尺子到“两支队伍”

如果说整个工作体系是一架结构精密、功能齐全的庞大机器,排在第一款的“组织体系”,则是它的中枢。

“政协党组+机关党组+专委会分党组+机关党委+党支部”五位一体的党的组织建设体系,让政协上下的每一个人得以在其位、谋其政,尽所能、展所长。

记者在市政协见到了步履匆匆的秘书处处长吴耿。政协全会即将召开,筹备工作进行得怎样?“应该没问题。”他成竹在胸。“《关于加强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的意见》对各方面工作都进行了规范,全会组织工作也是一样。”

谈到工作体系化建设,市政协办公厅副主任、机关党委(人事处)处长古子熔认为,10大体系都离不开人来支撑。万事成败,人,是最重要的因素。管人、用人、提升人的能力……贯穿工作体系始终:思想教育体系、可复制的标准体系、可量化的评价体系、强有力的保障体系。

“我们有一套打分非常严格的‘创先争优’考核评价机制,能量化的都进行了量化。”记者看到上个月新鲜出炉的政协机关2021年“先进集体”和“优秀”评分表,厚厚的一叠:总表、分表、明细……最高分和最低分也不过差了2、3分,大家分数紧咬,有的就相差0.1分。至于扣分原因,有“党课内容记录不规范扣0.1分”等,让人不禁回想起学生时代的考试卷。

时代考卷常新。“实不相瞒,我也曾经因为‘办文’程序不规范扣过分。”古子熔挠挠头,“但是,扣过就知道痛了。”

执行标准更不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提案委工作处一级主任科员许予洋,之前连续5年都是优秀,今年考核,他的分数又是最高。有人提出“每年优秀都是他,会不会太集中了、不平衡?”古子熔答道,就是要坚持一把尺子量到底。任何时候都要激励、鼓励愿意干活、能干活,也能把活干好的干部。这个时候讲平衡,那我们的工作体系化、标准化建设不就成“纸上谈兵”了吗?

紧贴干部履职能力建设需要,市政协科学设计培训体系,激发创新学思潜能。

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工作处处长李扬,说起自己所属团队在去年的干部培训中夺得第一名时,依旧很兴奋。“看到自己的‘能力画像’在政治方面没有丢分,非常开心,深感欣慰,无愧于党组织的培养。”她说这话时,眼睛亮晶晶的。

市政协还抓住发挥委员主体作用这个“关键点”,形成“1+11”委员履职管理运行体系,完善“六个一”履职评价办法,定期开展委员履职效能评估、述职考核,形成评价报告。委员的履职活力不断被激发,参与协商的能力和主动性明显增强。

夏炜曾是五届政协委员,现在是七届政协委员,“七届政协委员可真会干事儿,他们一进来就这么懂行。我们老委员好有危机感。”他颇严肃地说。

刘权辉委员也在履职上花了更多时间和精力。“现在我们要‘挣工分’,不来开会扣分、不学习扣分……大家在‘深i政协’App能看到实时排名。可不能含糊。”他也颇严肃地说。

记者打开他口中的“深i政协”,看到李小龙委员以186分的累计总分居于榜首,参加政协会议、学习培训、视察调研、提交提案……这是基础分。点进去看他的“个人履职足迹”:2021年12月24日,提交《关于加强综合防控青少年儿童近视促进健康深圳建设的提案》,23日参加特邀界别的走访委员活动,11月27日参加退役军人事务局政协委员调研座谈活动……

联络工作委专职副主任王外平介绍,这款App中的委员履职和服务、与界别群众沟通互动、机关办公三大模块,建立起政协委员、政协机关、界别群众之间“上下联动、多方互动”的履职大格局,实现了履职流程全覆盖、履职链条全环节管理、履职主题全方位参与。很大程度上助力了政协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

以多年的探索实践为基,深思熟虑立柱架梁,深圳市政协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主体框架初步建成。按照三年规划“总设计图”——2022年,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重大进展,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阶段性成果;2023年,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基本完成,成为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

九万里风鹏正举。以强化专门协商机构工作体系化建设为抓手,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深圳市政协迎着万里长风再次出发。(记者 白杨 宋啸峰)